期货法草案正式步入一读:高阶礼貌优化市场生态,敦促期市高质量对外开放

摘 要

期货法的缺位影响了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效果,制约了期货市场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当务之急是为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供法律支撑。 本周,期货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

 

期货法的缺位影响了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效果,制约了期货市场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当务之急是为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供法律支撑。

本周,期货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初次审议,这也是我国首次专门立法规范和促进期货市场健康发展。

对于期货法提请审议的消息,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表示,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得到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商品期货交易总量连续11年位居全球第一,股指期货、国债期货、股票期权等金融期货及衍生品也蓬勃发展。

制定出台专门的期货法,将更好发挥期货市场的功能,对进一步活跃商品流通、促进要素资源市场化配置、稳定企业生产经营、推动相关产业升级、维护国家金融安全等具有重要意义。

期货法治建设进入新阶段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步开始,国内期货市场已经发展了30余年。

根据中国期货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期货市场单边成交量和成交额分别为61.53亿手和437.5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5.29%和50.56%。其中,商品期货(不含期权)交易量为59.29亿手,位居世界第一。与之相关的期货公司总资产也在2020年底达到9848.25亿元。

但这样庞大的市场却一直缺少高阶法规的规范。目前,国内期货市场主要依靠国务院发布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证监会发布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和自律管理规则进行管理。

南华期货董事长罗旭峰即表示,此前期货业一直都采用行政规章和行业自律的形式,对市场、公司、从业人员的行为进行规范和约束。但随着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通过期货市场进行风险对冲、资源配置和套期保值的企业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越来越多,期货作为衍生工具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在社会经济领域的方方面面都呈现出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期货市场也进入到需要用法律典章来规范的历史新阶段,市场重要性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关于期货法的具体内容,有长期从事期货相关诉讼的国内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期货法或大概率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的处罚上,借鉴现有的证券法内容,提升违法成本。

市场对外开放迎来法律支撑罗旭峰即表示,通过立法可以对期货市场中一些不明晰的地带进行规范和约束,使更多投资者放心地参与市场交易,这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开展期货业务创造了公平有序的业务环境,为中国对外开放创造了更有利的条件。

据业内人士介绍,当前,以主要期货市场价格作为交易基准是国际大宗商品贸易的重要特征,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国,是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主要参与者。我国钢材、铜、铝、铁矿石等大宗原材料的消费量占全球一半左右;原油消费量占全球的1/7,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对外依存度超过70%。但我国期货市场主要以境内交易者为主,形成的价格主要反映境内市场供需状况,国际影响力不足,缺乏国际定价话语权。

为此,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正着力构建双向对外开放的局面,在原油、铁矿石、PTA等特定品种引入了境外交易者,允许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参与境内商品期货、金融期货、期权交易,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取消。除此以外,三家境内商品期货交易场所均已在境外依法注册并展业。“但目前我国调整期货市场的法规位阶不高,《期货交易管理条例》主要规范境内期货交易,对市场对外开放涉及的跨境监管制度等缺乏安排,因此境外机构交易者参与我国期货市场仍存在疑虑。”有接近监管层的期货人士表示,期货法的缺位影响了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效果,制约了期货市场国际竞争力的提升,当务之急是为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供法律支撑。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也指出,期货法最终如顺利出台,将大幅提升我国期货市场的法治化水平,消除诸多政策法规上的不确定性,提高市场治理透明度,有利于增强外资机构在我国期货市场交易的信心。

整体而言,期货法出台后,将有望从“引进来”和“走出去”两个方面构建境内外期货市场的互联互通,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进一步推动我国期货市场高质量对外开放。